特约记者 岚风 发自北京

   近期,记者走访十里河建材一条街时,发现周边的变化特别的大,美联天地被高高的围墙挡住,消费者如果不仔细寻找,会很难发现店面的存在,而紧挨着美联天地的大洋路建材市场已经被拆得只剩下空架子,曾经一铺难求的卖场,现在已经一片狼藉。
   伴随着非首都功能的疏解和首都功能的不断集中强化,首都空间再建构已成为必然。对于陶瓷行业的北京经销商而言,意味着在店面建设、产品展示、研发、销售模式、团队建设以及仓库有效管理等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楚记等多处陶瓷卖场被拆迁
   拆迁成为今年北京建材市场面临的常态,从小区周边的小建材城到市中心成规模的大型卖场,都陆陆续续传出将要被拆迁的消息。
   与陶瓷行业息息相关的建材市场,同样也没有逃过被拆的命运。在北京,曾经是仓库批发集散地的小武基建材市场现在已经被拆,而盘踞在十八店附近的京闽鸿陶瓷市场同样被拆、横街子陶瓷仓库集散地也正在拆迁中,在东南五环边上,以陶瓷为主打的楚记陶瓷城近日也传出要腾退和拆迁的消息。就
连在陶瓷圈拥有绝对卖场领导地位的闽龙总部基地,今年也被拆了一个洁具厅,虽然相比于大的瓷砖专卖店来说,洁具厅被拆只是很小的一处改造,但对于闽龙来说,产品品类和品牌却减少了很多,目前,为更好的安置洁具厅的商户,闽龙也在陶瓷一条街找了一个合适的位置进行卖场装修和改造,希望能尽快让商家入驻经营。
   相比于闽龙洁具厅的商户,大洋路建材市场和楚记陶瓷城的商家就没有那么幸运。1995年建立的大洋路建材城,是十里河投资建设的第一家建材市场。建材城营业面积达10000平方米,设有四个营业大厅及配套库房。经营范围包括:各种板材、进口木材、铝型材、不锈钢、卫生洁具、建筑陶瓷等。在其发展最为红火的时候,基本上是一铺难求,但如今市场拆迁,商家们只能各自寻找出路。
   在北京做卫浴生意多年的赵先生是科勒卫浴的分销商,他的店位于金来盛发卖场内,目前暂时安全,对于大洋路建材卖场的拆迁,他也一直很关注,因为这个卖场内也有一家科勒的店,一直以来销量都很好,虽然是同品牌的竞争对象,但同时也是算一个系统内的兄弟,所以他也比较关心大洋路店的发展。这次拆迁后,赵先生介绍,这家店的老板马上在十里河居然之家对面的新华国际广场拿了一个底商,他合计装修成本、样品加店租投入就要上百万,但商家还是毫不犹豫的拿下了店铺,这样做的原因也很简单,一方面是因为这个铺面临近十里河建材城,会有很多自己沉淀下来的客户,另一方面再次找的底商拥有几十年的产权,不会轻易被拆迁,其实这无形中也是提高了陶瓷经销商的经营门槛。
   同样在楚记陶瓷城已经拥有一定发展规模的恒洁卫浴,这次又要开始重新寻找新的办公地点,他们也算是反复被拆迁折腾的一个品牌。2012年时,恒洁卫浴当时在闽龙陶瓷总部基地也拥有众多上千平米的陶瓷展厅,发展还不错,为了配合卖场的经营及十八里店政府对这里整体的规划,也不得不搬到离十里河建材市场不太远,交通还算便利的楚记陶瓷城,可不曾想刚将办公室装修好,团队壮大,现在又要再次面临拆迁的问题,不过据北京恒洁卫浴市场部经理赵永杰介绍,他们新的办公室将会搬到十里河附近的写字楼内,未来应该不会再被拆迁的问题困扰。

店铺、库房等问题急需解决
   多处建材卖场被拆迁,对于商家来说,其实最受影响的还是店铺和库房的问题,在北京,像居然之家和红星美凯龙等连锁的建材卖场目前感觉稍有保障外,剩下的一些卖场商家都会担心入驻后会有被拆迁的风险。
   林小姐在闽龙陶瓷总部基地做卫浴生意有5年多的时间,此次洁具厅被拆迁,她也变得稍微有些清闲,用她自己的话说:“我现在已经开始放假了”,其实嘴上说着好像很轻松,但其实她心里也特别的着急,原店铺被拆,现在新的店面又没有装修好,这中间有两三个月的空档期,做生意最怕的就是断断续续,说不定什么时候谈过的客户再次上门来找自己时,却发现店面已经不在,这样生意也就很难做了。
   不过林小姐介绍,好在自己沉淀了一部分老客户,现在虽然店面没有了,但大家还是会通过电话、微信等方式联系,只要需要什么产品,互相沟通下,还是可以完成一些订单,不过这样的方式怎么都没有直接让客户看到产品后沟通来得快。
   小霞也是闽龙陶瓷总部基地内的商户,据她介绍,她现在比较担心的就是整个卖场到底还能经营多长的时间,用她的话说:“现在整个市场是否能被保留还不明朗,大家为了能继续经营又投入一笔不小的装修费,其实承担的风险也很大”。确实,现在市场还能经营多久,谁也说不好,而大家之所以还愿意留在这里,一是这里的已经拥有了很好的经营基础,形成了品牌效益,另一方面是商家和品牌都较为集中,能很好的抱团经营。
   不过现在除了店铺的问题外,还有一个比店铺更难解决的问题是仓库。在闽龙附近以仓储出名的小武基陶瓷批发市场已经被拆完,而稍微靠近城区的主路边已经没有能专门用于仓库出租的地方。林小姐说,考虑到有时候消费者喜欢直接下单时就拿走产品,她果断决定设仓库不能离自己的店面太远,即便仓储的成本增加,她也要找一个近的,如果仓库太远了,根本就满足不了客户的需求,所以她打算在卖场周边的小区内找一个地下室当仓库,一是可以及时响应需求,二也是为了方便上下卸货,但无论怎么规划,都没有之前那种专门用于仓储的库房方便了。
   张先生是楚记陶瓷城的一位商家,他这两年因为找仓库的事情可没少折腾,用他的话说,不是生意不好给他增加了很大的经营压力,而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搬仓库花费了他不少资金。他去年刚从十八里店仓库搬到楚记,想着能在楚记安安稳稳的经营几年,所以将展厅、库房等都装修得特别好,可不曾想才过了一年多的时间,现在楚记也要拆迁,他又不得不折腾倒腾库房的事情。可张先生感觉,现在北京六环内已经没有很安全的地方,可要搬到六环外,这样运营的成本就会大大增加。

卖场拆迁个性化定制最受影响
   近段时间,经常能看到朋友圈有人发消息说若进行产品加工的客户需要提前通知,因为受到环保政策的影响,加工厂的周期可能需要一个月的时间甚至更长。
   这种说法并非空穴来风,确实因为这个原因,很多经销商都表示现在需要加工的产品不好卖,因为工期没法保证。十里河居然之家蒙娜丽莎专卖店的销售顾问陶宁宁肯定了这个说法,她介绍,现在她们在给消费者介绍产品时,都尽力让大家选择成品的瓷砖,对于需要加工的产品,她们会提前告知客户,产品的加工周期要变长,如果能接受可以考虑,如果不能接受就暂时不要选这样的工艺。以前加工砖一般是一个星期就能完成供货,但现在由于加工厂有些被关停,有些搬到了很远的地方,运输什么的都不方便,导致供货也极为不稳定。
   闽龙陶瓷总部基地强辉的销售顾问谭娟也表示这是实情,她说:“最近北京要开会了,对于环保查得特别严,陶瓷加工厂又是属于重点整治的范围,基本上加工厂都不敢开工,才导致加工砖销量受影响”。而且以前加工厂都是自己直接去仓库拉货,现在却需要商家把货送过去,加工的费用也不稳定,以往是一块钱一刀,但现在基本上是一天一个价,竞争也比较无序。
   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经销商对于加工砖有自己的看法,在他看来,其实加工厂停产,环保只是一方面的原因,现在北京很多建材卖场被拆,盘踞在卖场周边的加工厂自然也跟着一起被拆,打个比方,以往有十家加工厂能满足100家瓷砖店的加工需求,但现在瓷砖店还是原来那么多,可加工厂却只剩下3到5家,能正常开工的就更少,所以出现了供不应求的现象,导致供货问题成为难题。

疏解整治促提升是发展主旋律
   北京陶瓷商会秘书长唐荣耀前几天在微信群中发了一则消息,“因北京市政府疏解非首都功能的腾退情况,经楚记陶瓷城积极进行多发协商无果,近期必须腾退。”在群内的经销商都看到了这则消息。唐荣耀还在通知中说明为解决商户的库房问题,在小杜社工业区和于大松垡金信食用菌有限公司院内已经有准备好的库房供商户选择,欢迎大家去现场考察。其实出现建材卖场被大范围的拆迁,并非突然发生,很多商家都有心理准备,只是不知道拆迁的日期什么时候到来。
   现在卖场逐步被拆,大家还是会觉得有点快。据相关报道,为迎接十九大的到来,朝阳区也加紧“疏解整治促提升”的工作,在十八里店乡十里河附近的建材市场近期将全部拆除,十八里店乡疏解办主任闫国利就说,近期,乡里的党员干部更是鼓足干劲儿,使乡里以更加优美整洁的环境,迎接十九大的到来。
   据了解建材市场并不是十八里店乡拆除的唯一一处面积较大的市场,低级次产业消失的线路从东南三环延伸至五环。上半年,小武基村的红木和古玩市场夷为平地,位于东四环的华北最大酒店用品市场——家和家美市场也于8月份拆除完毕,将恢复绿地。
   其中,楚记陶瓷市场采取前店后库的模式,规模达到14万平方米。拆除后,当地或将规划为绿地,为村民提供更多休闲娱乐的场所。
   其实这诸多的拆解行为,都是为了疏解首都的非职能功能,伴随着非首都功能的疏解和首都功能的不断集中强化,调整经济结构和空间结构,首都空间再建构已成为必然。对于陶瓷行业的经销商而言,这样预示着未来不仅要在店面建设上做更多的提升,还需要在产品展示、研发、销售模式、团队建设以及仓库有效管理上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只有更好的产品,更棒的设计,更合理的仓储模式才能在未来的发展中更符合国家提出的大政和方针,也只有这样才能实现品牌更好更快的发展。

来源:陶城报